费死劲了

我不喜欢zyl,也不喜欢他的粉丝。不是针对你们,我是真的怕了 请你们别关注我


命运

邪教 真TM香!!!!


__十四清榼眠°:

邪教警告!


在我堂良的长篇还没更完的情况下我居然脑洞大开的搞出了一个短篇的邪教🌚请堂良粉和金东粉手下留情🌚


以下是正文,前方高能预警!!准备好!东暖夏良来了!!!




相识










小镇巷子尽头的一家酒吧里,一个男人坐在角落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手上的烟已经着完了,他将烟摁灭在左手边满是烟头的烟灰缸里,随手又点燃了一根。




烟顺着喉咙进到肺里,他觉得有些辣。是抽的太多了吗?怎么,都呛出眼泪了。酒吧灯光昏暗,没人看见他的泪。他用手擦了擦脸,顺着吧台招手:“老板,再来一瓶百威!”




男人的手里握着手机,画面停在一张照片上,照片上的人笑的格外灿烂。




男人已经看着这张照片一晚上了。




后半夜了,男人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酒吧。酒精过量的反应让他胃里翻江倒海,他突然扶着墙吐了。刚刚喝的酒全都被他吐了出来,他擦了擦嘴,准备继续往前走,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周九良!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钱不打算还了是吧?”




男人一听便想跑,突然从他前面窜出两个人将他拦住了。




“还想往哪跑啊?”身后的男人说道,“都俩月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还钱?”




“南哥,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把钱给你。”周九良一边后退一边回道。




“少特么废话!一个星期之前你就这么说!今天要么你把钱给我,要么就让我废了你一条腿!”张九南掂了掂手上的棒球棍,“说吧,你选哪个?”




周九良正想着该怎么脱身,突然脸上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本就站不住的他直接倒在地上。刚想挣扎着起来,又被人踹了一脚随后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停!”张九南喊道,然后蹲下身掐起周九良的下巴,看着他嘴角的血一边帮他擦了擦一边说:“看来你是不打算还钱了,那今天就别怪你南哥我心狠手辣了。”说完就抄起棒球棍向着周九良的左腿抡去。




周九良闭着眼睛,心想,看来今天是走不出这巷子了。




“嘛呢?大半夜不睡觉跑这卸腿来了?”张九南和他带来的那些人纷纷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人字拖和运动半腿裤还光着上半身的男人揣着兜冷冷的盯着他们,脸上的那道疤格外显眼。




“哪来的臭小子多管闲事,识相的就赶紧滚!不然连你一起揍!”张九南站起身挥着手中的棒球棍指着那个人。




男人听闻便冷哼了一声:“你们在道上混的,连我李鹤东都没听过吗?”




张九南一听这个名字突然神情大变,身边的小弟也窃窃私语起来




“东哥?他是东哥?”




“他脸上有疤,他真的是东哥!老大,咱们走吧,东哥咱们惹不起啊!”张九南身边的一个小弟上前拽住了他。




张九南甩开他的手冲着李鹤东喊道:“你说你是李鹤东你就是他啊!我又没见过哪知道你是不是冒充的!”




李鹤东笑了一下说道:“不信的话,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说完他走到张九南面前,一抬腿将张九南踹出两米远。




张九南捂着胸口倒在地上,身边的小弟看情况不妙便赶紧拉着张九南慌忙的跑出了巷子。




任谁也不敢惹曾经差点儿统一黑道的李家少爷李鹤东啊。




周九良因为喝了酒又挨了打,这会儿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李鹤东上前把他扶了起来,“没事儿吧?他们打你你怎么不还手呢?就任着他们这么打你?”




周九良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回道:“还手只会被打的更惨。谢谢你了。”




说完就想走,却转念一想,自己又能去哪呢。那个所谓的家,已经没有他最爱的那个男人再等他回去了,那个他们曾经共同生活了七年的家,到处都是回忆。他不敢回去。




李鹤东看着他怔在那里,便冲他喊道:“小子,你家在哪?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我没有家。”说完他蹲在了地上,抬头看着李鹤东说:“有烟么?”




李鹤东从兜里掏出烟递给他,蹲在了他旁边,“为什么借高利贷?”




周九良吐了口烟说道:“没什么,急用钱而已。”




“算了,既然你没地方去,就跟我走吧。我家虽然不大,收留你还是可以的。”李鹤东掐灭烟头说,“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周九良想了想,既然无处可去,那去哪都是一样的。




“我跟你走。”












相知








李鹤东的家真的不怎么大。一看就知道是个单身男人住的地方。墙角倒着几个啤酒瓶,床头的小桌上放满了吃剩的泡面碗,沙发上堆满了衣服。




“有点儿乱,你找地儿先坐,我给你找找被子,你受伤了而且是客人,你睡床。我在哪都能睡。”李鹤东一边儿说一边儿在衣柜里翻着。




周九良看着这个都不能用乱来形容的一室一厅,突然想起那个男人。他也总是这样,脱下的衣服乱丢,喝剩的啤酒瓶从来不扔。从来都是他跟在他屁后收拾 ,男人窝在沙发上玩儿手机,听着他一边碎碎念一边收拾房间。等他收拾完了,男人便抱着他亲亲他的脸颊说了一句:“真想让你一辈子都这么唠叨我。”




可是现在呢,那个曾经对他说会爱他一辈子的男人,现在已经不在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想什么呢?”李鹤东见周九良站在那里发愣,“是不是看我这太乱了没地方坐啊?”




“啊?哦,没事,想起一个朋友而已。”周九良说着便坐在了沙发上。




“我叫李鹤东,你可以叫我东哥,哎,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李鹤东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递给周九良一罐后问他。




周九良打开啤酒喝了一口,“我叫周九良。也叫周航。叫我阿航吧。”




“阿航。”李鹤东重复了一遍,喝光了手里的啤酒。




“你为什么救我。”




“嗨,路见不平呗,我虽然也道上混过,但是从来不跟他们似的暴力催债啊。”




“他们一听你的名字怎么会吓成那样?东哥,你以前到底干什么的啊?”




“谈不上干什么的,都打架打出来的呗,后来因为一些事儿,我也就不轻易出手了。”




“谢谢你,东哥。”周九良拿起啤酒跟李鹤东手里的啤酒碰了一下,然后一口喝光了。




“谢什么,能遇见就是有缘,以后就住我这儿吧,反正我就一个人,有你在还能有人陪我说说话喝个酒什么的。以后可别再招惹那些放高利贷的了,他们为了要到钱,什么事儿都能干出来。”




“我借钱,是为了救一个人。”周九良捏着手里的啤酒罐,“一个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他叫孟鹤堂。七年前九良在医院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普通的放射科医生。穿着干净白大褂,胸前的口袋里别着一只钢笔,笑起来很好看。周九良那时才意识到什么叫一见钟情。




出乎意料的他们在一起了。七年,九良本以为这辈子都能跟他一直这么幸福的生活下去。直到半年前,孟鹤堂晕倒在他工作的CT室,被同事送去急救科。




周九良闻讯赶来的时候,等待他的只有一张脑癌晚期的诊断书和已经住进ICU的孟鹤堂。他手里攥着那张诊断书,觉得老天对他太过残忍。他看着病床上睡着的孟鹤堂,心里暗暗发誓,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要你好好活下去。




他到处联系全国知名的脑科医生,甚至国外的,可所有人看到孟鹤堂的病例都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他为了孟鹤堂的住院费和化疗费,卖掉了车卖掉了在老家的房子,他四处借钱甚至不惜代价的借利息高得离谱的高利贷,可终究没能让孟鹤堂留在他身边。




三个月后,孟鹤堂还是走了。他把自己关在和他生活了七年的家里,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他的照片,看着这个到处都是回忆的家,整整一个月。




他成日里滞留在各种酒吧,每天只有两件事,喝酒,想他。若不是孟鹤堂临终前告诉他让他好好活下去,他不止一次的想到死。想陪着他一起离开。








周九良跟李鹤东说起这些的时候,脸上满是平静。




“这世上啊,只有生死是没办法预料的。活着的人总要好好活着,对吧?”李鹤东又拿出一罐啤酒递给他说,“何况这世上,还会有爱你的人出现的。”




周九良接过啤酒问他:“你不惊讶我居然喜欢男人吗?”




“有什么惊讶的,”李鹤东喝了口啤酒看着他笑着说道,“谁不是呢?”




他爱的那个人,不对,是曾经爱的那个人。叫谢金。脸上这道横跨半张脸险些弄瞎了眼睛的疤,就是拜他所赐。当年还在道上混的时候意外认识了黑白通吃的集团老总谢金。那是五年前的事儿了。




那时的李鹤东还是个小混混,跟着老大到处打架。有一天他躲人的时候跟谢金撞了个满怀。这个一米九的老总就这样拐走了一个小混混。他们也曾有过很幸福的时光。直到有一天,李鹤东被人陷害,谢金误会李鹤东是竞争对手派来的监视他的,在所谓的证据面前,李鹤东百口莫辩。谢金抄起墙上那把短剑挥向了他的脸。血顺着脸流了下来,一起流走的,还有他对谢金最后的情意。果然在商人眼里,利益永远比爱情值钱。




从哪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男人。而在黑道上,也再没人见过他李鹤东。












相爱








周九良已经在李鹤东家住了一年多了。说是不想回家因为家里回忆太多,索性把行李都搬来了。




“你小子打算在我这长住啊?咋还把锅都带来了?”




李鹤东看着周九良提来大包小包的东西皱着眉头说。




九良一边儿往出拿东西一边儿说:“你天天吃泡面,我可受不了。哎,今天开始买菜做饭,我不爱吃泡面。”




“你不爱吃你回家啊!你又不是没有家,怎么还逼我做饭呢?”李鹤东嘴里虽然赶他走,却还是伸手借过了九良递来的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鹤东突然觉得家里有这么个人在也挺好,至少家里不像以前那么乱了。晚归的时候在楼下看着自己家的窗户亮着灯,突然觉得很温暖。回家一进屋就能看见九良窝在沙发里看电视,至少觉得家里不那么冷清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鹤东突然觉得周九良好像变成一道耀眼的阳光,在他原本暗淡的人生里照亮了他的心。




李鹤东看着收拾东西的周九良,对他说了一句:“阿航,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周九良收拾的手突然停了,“东哥,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不想做饭就直说,怎么还想到这招了。”




“我没开玩笑。阿航,我喜欢你。”李鹤东拉起周九良认真的看着他说,“我喜欢你。我知道你忘不了他,我不介意你在心里给他留个位置,给我个机会,以后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周九良看着他认真的脸,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落在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原来他也喜欢上李鹤东了。这个每天满口糙话但是心底却很温柔的人,也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他心里。




“好。”他抱住了他,轻声的回答。




黄昏的柔光顺着落地窗撒进了屋里,照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但愿我能陪你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无妨淡泊,但求长久。

深藏(第一次写 原谅我的文笔很烂)

__十四清榼眠°:

孟府近几日异常热闹 从每日清晨开始一院子的丫鬟仆人都在忙里忙外 东奔西走的


过几日是孟家少爷成亲之日  孟府老爷是当朝正一品太傅


是太子的老师 孟家少爷名祥辉字鹤堂 今年已是而立之年 官居三品 因今年平定青海之乱 当今圣上封他为南安将军 


那即将要过门的新娘子乃苏州巡抚柳栋尘之长女   名唤柳城倾  家世虽不如孟家 但也算的上是门当户对了


孟鹤堂今日一早下了朝便回到府里跟母亲用早膳


人家都说娶妻乃是人生中最让人欢喜之事了 可孟夫人看自己儿子怎么脸上一点儿高兴劲儿都见不到 


“堂儿 过几日城倾就进门儿了 以后你也是成家的人了 怎么说你们俩也算半个青梅竹马的情分 怎的娘看你一点儿也不高兴呢?”


“娘 什么青梅竹马的情分啊 不就我爹和她爹是同窗  她小时候来府里玩儿过几天吗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我早就忘了她长什么样了 再说了不就成个亲吗 我还怎么高兴 难不成让我去院儿里跳个舞耍个剑就算高兴了?”


“你这孩子 娘就是想告诉你 城倾是个好姑娘 他日过了门 你可得对人家好点儿”


“我知道了娘 既然娶都娶了 总不能亏了她就是 我吃饱了”


说罢孟鹤堂放下碗筷起身往书房走去


他书房之中的南墙上 挂着一把弓 他从未用过 


那是周九良送他的


周九良 是当朝宰相周威之次子 名航字九良  孟周两家乃是世交  孟鹤堂第一次见到周九良是九岁的时候 父亲带他去周府做客 那时候周九良才刚满一岁  从那之后 孟鹤堂有事没事就往周府跑 去找他的九良弟弟玩儿 


按说八九岁的孩子都喜欢跟同龄的孩子玩儿 可孟鹤堂不喜欢 他就喜欢和九良玩儿 喜欢他奶声奶气的叫他孟哥哥 这一玩儿 便是十多年 


两个孩子都长成了风度翩翩的少年 孟鹤堂年长周九良八岁 可这孟家少爷 怎么就偏偏长了张人畜无害的脸 不知道的还真看不出两人之前相差这么多岁 这两人几乎形影不离 每到一处便引得周围的姑娘小姐呼声连连 


 这京城数一数二的两位美男子一起出现 少不得要引起不小的轰动 


孟鹤堂想得出神 他记得这弓 是去年生辰九良送他的 说是什么满族的弓 他不舍得用 便叫人在书房的南墙上打了个悬框 将那弓挂了上去


其实九良不知道 并不是他年少时不喜欢跟同龄的孩子玩儿 而是因为孟鹤堂见到周九良的第一眼 心里就欢喜的很 总是觉得九良很可爱 便不自觉的想见他 想九良在他身后一声又一声软软的唤他 孟哥哥  为了这声甜甜的孟哥哥 他做什么都愿意


可能从那时起 连孟鹤堂自己都不知道 周九良已经悄悄的占据了他整颗心


九良摔倒了 奶声奶气的呼喊着 他的心也跟着九良的哭声颤抖 


九良生气了 他比谁都焦急的很 


九良想吃老张家的甜饼了 他二话不说跑到城北买回来


九良难过了 他便跳舞耍剑什么夜战八方藏刀式全都使出来直到九良被他逗笑了为止


九良……


九良……


九良……


从那一声孟哥哥开始 孟鹤堂的喜怒哀乐都都挂在了周九良身上 九良开心他就开心 九良难过他比九良还难过


周九良那一声孟哥哥 便是把孟鹤堂的心都叫化了


可是他纵然有这般心思 却不敢跟任何人提起 因为他晓得 如果说出口 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他不怕父母的责备 不怕世俗的眼光 但是他怕因为他说出口后 九良会被世人指责 会被周家逐出家门 他怕九良因为他受到伤害 他怕他受伤和难过 他更怕 九良对他 并不是如他这般心思  倘若真是这样 那他孟鹤堂 便如掉入万丈深渊


想到这些 便罢了


“九良 你的孟哥哥 过几日 便要成亲了 以后你若想吃老张家的甜饼 我怕是不能第一时间去给你买了”


孟鹤堂望着墙上的弓说道


“父母已经盼我成亲盼了好久了 如今我已经三十岁了 不能不妥协娶了那柳家小姐 九良 你我这辈子 注定还是无缘”


说罢 他眼眶一热 哽咽道


“九良 这么多年 你可知我对你的心意 九良 你可曾爱过你的孟哥吗?”


孟家的书房里 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 








写在最后:这是卑微的十四第一次写文 小学生的水平请不要骂我谢谢


应该是还有下一篇的(如果你们希望的话 小声BB)













【金东】不知道叫什么的小短文2.0

我又来了!!❀.(*´▽`*)❀.

依旧和上一篇一样短小 (*^▽^*)

这次可能尺度会大一点

有一些ooc 但是还是希望大家喜欢(。◝ᴗ◜ʃƪ)

蒸煮超甜我爱他们 爱的不行不行的了

—————————以下正文—————————

       冒着火星的炭盆中插着烙铁。它们发出的红色光芒照耀着这个狭小的空间。

       从门外进来一个高大的男人,他从炭火中挑选了一个最耀眼的烙铁,慢慢的将它靠近一个趴在地上一丝不挂的少年,突然靠近的高温唤醒了他。少年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害怕的浑身发抖眼中流出恐慌的泪水。他用被拔掉指甲满是鲜血的双手,拖着布满伤痕的躯体艰难的向远处爬行。

       他拼命的想要从男人身边逃离,他用尽全身力气爬到屋门口,他心里想着:马上就可以出去了!马上就可以自由了!这时男人快步走过来一把薅住了他的头发将他拖进房间的角落,身上刚结痂不久的伤口被粗糙的地面再次撕裂,留下了道道血痕。瘦弱的少年痛苦的哭喊、求饶,他以为这样可以得到男人的一点同情,但他错了,他的哭喊不会得到任何怜悯,反而会带来更多惨无人道的折磨。

        少年被拎起来绑在了架子上,炽热的烙铁毫不留情的贴在了他的下【体上。一阵滋滋的声音响起,少年发出凄惨的喊叫声。一股白烟升起,皮肉烧焦的味道充满了整个房间。

       等到一切结束,男人将凉水泼在少年脸上。架子上的少年慢慢清醒过来,他低头看着自己的焦黑的下面,红肿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想要大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泪水不受控制的往外流着。这时男人漫步走到桌前,拿起上面的小刀命令少年看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伴随着少年的惨叫声,他将焦糊的肉块割下来强行塞进少年的嘴里,看着眼前满脸泪水的少年将他自己的东西吞下去的时候,男人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金东】不知道叫什么的小短文

第一次写文,文笔可能不太好,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可能会有一neinei小刀子 但是我保证真的只有一neinei 真的!(。◝ᴗ◜ʃƪ)  最后蒸煮超甜 我爱他们!!!ヾ(≧∪≦*)ノ〃

—————————以下是正文—————————

    在巷子的尽头,从一个破旧的房屋中传出一阵阵痛苦的哀嚎与呻吟声。声音的主人就是已经失踪五年的李家二少爷。如今的他被绑在破旧的床上,粗糙的麻绳上沾满了褐色的血液。他的脚腕和手腕上布满了一层叠一层的结痂。身上伤口刚好不久又再次被强行撕开,有些地方已经开始腐烂流出粘稠发臭的脓血甚至还有蛆虫在上面蠕动爬行。在无尽的痛苦之中,他能做的也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经历残忍折磨的时候,用他那沙哑的不成样子的声音喊着深爱之人的名字——谢金,一遍又一遍。好像这样做可以消除他那早已经残破不堪的肉体和灵魂上的痛苦一样。

    夏去秋风起,冬走春又来。又是一年初春,天空蓝的像画一样,异常虚假却又那么真实。街上的行人都有说有笑的好不快乐。只有那条巷子依旧阴暗潮湿。它被抛弃了,就像那些人将被折磨到奄奄一息的李鹤东随便裹上一层破布,丢弃在乱葬岗上一样。残忍的任由野狗和胡狼撕裂他的皮肉,咬碎他的骨头,将他分而食之。

    小少爷直到临死之前心中还一直想着谢金。妄想着他还深深爱着自己,还在寻找自己。可是他怎会想到那人一直都在他附近,一直在和巷子只有一墙之隔的谢家老宅里面。过着妻子温柔贤惠,儿孙恭敬孝顺的美满生活。

    谁还会记得他李鹤东呢。

对《笼中鸟》第一章分析

顾若飞亦有斐: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拖车狂魔顾若飞,也是顾有斐,这两天我发现了一个令我感到既好笑又生气的事。


        那就是《跟踪》第一章被借梗,融梗,于是想在这向沈十六太太 @您这个顶棚啊 要个说法。


       说实话,在太太这篇文章刚发出来时我就注意到了,至于拖着不发就是在考虑这是个什么性质。


        在此我强调!我不说沈十六太太抄袭我全文大纲(毕竟才发一章),我只说他借梗融梗!仅第一章就借了我第一章的重要梗!


        看过《跟踪》人应该还记得我写的什么题材,跟踪,绑架,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而沈十六太太的《笼中鸟》也是这个题材。当然这些个梗都烂了,这个题材咱也不多说了。


        开篇第一句话就撞了,开门见山,言简意赅,比我开篇快多了,是个做阅读理解的好苗子,总结中心用的很好。在往下看就是收礼物,可能会有人觉得这不算啊,人家太太的文里送花你送照片这不一样啊。咱别急啊。接下来东哥发觉跟踪以后回家,谢爷都是在回家路上绑人,地点相同,手法相同,这是谁学习谁的作案手法呢?而文最后谢爷绑了人带走之前都亲了东哥一下,太太亲额头,我亲刀疤。


       好巧啊。


       从太太在评论中回复可以来出来太太没有看过我的文,也没有关注我,撞梗实属巧合,而且多次提出要给看大纲。说句不好听的,大纲这东西能改,您发什么是什么,而且我也不要看全文大纲,我就只说这一章。


        一个对我什么都不了解的太太,在不看文的情况下所写的文梗跟我文中梗相似程度极高,剧情展开方式也相同,这样过分的巧合是不是也太巧合了?


        如果说太太是抄袭那也说的有点过,毕竟可以看出太太的文中有自己创作的部分,基本就是换汤不换药,留了我的骨换了张新皮,最后分章节点都一样………我只能说这样确实给读者留下了追文的欲望,为文章之后的发展埋下伏笔,吸引读者注意力。


        所以总结一句,是一篇很好的阅读理解文,一百分满分给太太七十分。


         鄙人不才,从初中就开始写文到现在,七年了,依旧没有火过……(当然这不是重点)这七年里我续过写,当过枪手,纲手,又有签约稿,我什么文没写过?


        太太的文中借梗融梗行为严重,我对此不需要太太对此行为道歉也不用删文,我尊重太太的原创部分,但是我不能接受太太借梗融梗一句话都不说!!!


       话写到这,顾若飞在此鞠躬,感谢各位的阅读,给您添堵对不住了。

占tag道歉 看看孩子吧!!好看又精致的珐琅彩徽章了解一下!!

道莫小七-德普没家暴:

德普将起诉艾梅伯诽谤并提出五千万赔偿,并有大量证据证明艾梅伯声称的所谓家暴是场谎言


【在结婚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艾梅伯就和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有不正当的交往关系,利用大楼工作人员给他车库和电梯的权限。他们住处大楼管理人员证明马斯克在深夜到访,第二天才离开。


大楼的工作人员还将证明女士脸上的伤痕是她声称被打之后几天后才出现的,德普律师团队已取得大楼监控作为证据


德普称,他第一次注意到这位特斯拉CEO在他家,是在与希尔德为婚后协议的事发生争吵之后。就是这次争吵导致这位女演员愤怒地向他投掷伏特加酒瓶,导致德普的手指受伤,需要做手术连接。女士还“散布有关这起事件的虚假报道,让人以为德普是害自己受伤的凶手”。


就在希尔德“向公众展示她受虐的面容”的当晚,马斯克也获得了进入他家的权限并且过夜。


希尔德发表的评论文章对德普的职业生涯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文章出版四天后,他被从《加勒比海盗》中除名。


由于她对德普先生的虚假指控,希尔德女士成为了蜜兔运动的宠儿,提名为联合国人权办公室人权冠军女演员,被任命为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妇女权益大使,并被巴黎欧莱雅雇佣为其全球代言人。】


真好
不光艾梅伯希尔德
作为德普“朋友”的埃隆·马斯克,迪士尼,所谓的人权和妇女权益组织,欧莱雅,还有那些数不清的盲目跟风却根本不愿意仔细看几眼事情经过的拥趸
有一个算一个
你们都是帮凶
都他妈是帮凶